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2016年06月29日 旅游资讯 搜狐 暂无评论 阅读 634 次
  

在佤族的传说中,人是从葫芦里出来的,所以云南佤族自治县沧源也被称为“葫芦王地“。沧源是一个地处中缅边境的小城,俗称“阿佤山区”,因为偏远,这个小城在历史的大发展总基本总是扮演着随波逐流的角色。在沧源的深山里,有一个遗世独立的小村庄——翁丁村。因为偏远,翁丁村从奴隶社会直接跨入了社会主义社会,保留了大量的原始习俗,被称为是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翁丁是一个佤族原始群居村落,生活着不到300户人家。佤族在古语中的意思是“住在山上的人”。在佤语中,“翁”意为水,“丁”意为接,翁丁,意为连接之水。翁丁村至今仍保留着完整的佤族传统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站在村庄里,老榕树复杂的掌纹讲述着几千年的佤族故事,就连部落里洒下的阳光,都有着些许的沧桑。千百年来,天空是一样的蓝色,远处的“豪宅”是世袭传承的佤王的府邸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木鼓是佤族原始氏族祭祀用的乐鼓,以整段大树挖空而成,用木棒敲打即可发出响亮的“咚咚”声。佤族视木鼓为至高无上的通天神器,敲响木鼓,便是人与神对话的时刻。木鼓对佤族而言意义重大,下图的木鼓拍摄于云南民族村佤族村落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木鼓舞,则是佤族为神灵而跳的舞蹈,佤族木鼓舞通常被误解为敲着木鼓跳舞,其实它是佤族木鼓祭祀活动中跳的舞蹈。木鼓舞广泛流传于云南佤族村寨,最重要的是一头飘逸的长发,配合身体的扭动,极具特色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木鼓舞与佤族拉木鼓的传统习俗密切相关。所谓拉木鼓,就是从寨子外森林中砍伐树木,拉入寨中,制作新鼓,更换旧鼓的活动。拉木鼓的仪式性很强,情节复杂,由巫师主导,整个过程充满神秘感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木鼓在佤族人心中是崇拜之物,平时一般不准乱动。而砍木鼓、拉木鼓、凿木鼓、送木鼓、安木鼓、祭木鼓则是佤族寨人的全民活动,有整套卜念祭礼仪式。最为人心动的是剽牛祭鼓仪式,将一头牛拴在木制的牛角叉上,剽手高举梭镖从前腿左肋间猛然刺入,直插心脏,牛轰然倒地,然后砍下牛头用以祭祀木鼓。在翁丁原始部落随处可见牛头骨,数不胜数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在祭木鼓仪式中,最为惊心动魄的是“猎人头”。每到庄稼下种和收获季节,“猎头英雄”便埋伏在山路上,等到长着毛胡子的人路过,便一哄而上、手起刀落、人头落地,然后将“猎”到的人头塞进袋子里提回来,祭祀木鼓,尔后供奉在村落的人头桩上。“猎人头”的习俗一直延续到1958年,下图是翁丁的人头桩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因为“猎人头”,不同的部落与部落之间、民族与民族之间的隔阂和仇恨笼罩着阿佤山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如今的翁丁村,是一个略显安详的部落,宁静,淡泊。村里的男人基本都去了外地,只剩大量的妇女和孩子留守。叼着烟斗的佤族妇人,一身的民族服饰装扮,会让你更加深刻的理解少数民族文化的意义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翁丁村至今保留着男耕女织的习俗,村外大量的梯田都交给男人来打理,女人则负责家庭。在翁丁闲逛,基本上每家每户都有妇女坐在家门前织布,佤族人通常自己织布,自己制衣。妇女的红色头巾仿佛也是一种传统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在沧源逗留了短短的一天时光,很庆幸在这里住了一晚,收获良多。待到深夜,万籁俱静,小伙伴们一起在山坡上拍星空,银河,差点儿整夜未眠。

翁丁村,中国最后一个原始部落

佤王没有吹响牛角,静美的时光里,天地人神共住,人与自然和谐相依,这种淳朴,足以打动每一个到访的客人。九千年的司岗里,走出一个薪火相传的故事,时光荏苒,却无法改变部落的容颜。离开追名逐利的现实,在宁静淡泊的阿佤山中,清风明月,对酒当歌。

标签: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