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  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那个离天空最近,离尘世最远的地方,是足以让灵魂皈宁的故乡

离天空最近的大地

每一个崇尚天地大美的人,都应该去做一回“阿里”梦。

西藏的西部,世界屋脊的屋脊,有一片高原之上的高原。30万平方公里的博大浩荡中,缀满绝世的雪山、湖泊、生灵与神灵。每一位走过的旅人,都会回望天边,无比怀念地说:那个离天空最近,离尘世最远的地方,是足以让灵魂皈宁的故乡。

多年前,当我和许多背包客一样,翻越千山抵达拉萨,便以为自己拥抱了梦中西藏。却不知真正原始的雪域高原,是沿着昆仑山、冈底斯山、喜玛拉雅山等恢弘山脉,继续西行,回到它们的源头——阿里。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▲ 神山冈仁波齐

传说,那一座平均海拔4500米之上的高原,藏着数不尽的湖泊,走不尽的荒原。传说,那一片最接近蓝天与太阳的大地,乃是千山之宗,万水之源。传说,那里的“雪山之王”冈仁波齐,镇守着四方神灵,被奉为至高无上的神山。转过神山,会能洗去一生罪孽,从而迈进波平如镜的重生。

去阿里,去那个连西藏人都要仰望的“天际”——这一颗梦的种子,不知何时起,被高原的风强劲吹进我心里,从此生根不散。翻滚红尘的日子,游走西部的旅途,我总会想起远在天边的阿里。这个悬浮于云端的大梦,它一次次在最高处隐隐召唤,我没有见过它,但固执地相信它一定是最美的。而最美的,我总愿意,留到最后——最后,会否等到那一个人,与我一同并肩去看?

只是一年年落空的守望,一段段单飞的旅程,让我渐渐相信,有一些路真得只能一个人走,有一些梦注定只能一个人追。于是,最后的最后,我终于独自动身,带着两个人的梦,沿着一条向上的茫茫天路,去往心中最神往的阿里。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 

千里无人区

从拉萨出发,溯雅鲁藏布江,一路西行。这个初夏,踏上阿里大北线的八千里路,我就这样走进了思慕已久的地方。

想象中的阿里,是野性粗犷的。曾经的“生命禁区”,该是如何得渺无人烟、辽阔苍茫。当我们的车,驶上这片地球上最高寒的大陆,笔直道路通向遥远地平线,雪山白云次第铺排,天地无限开敞。梦中风景,飞驰窗外,终于一点点重叠成眼前真实的阿里。

果如其然,阿里的质地,是如此坚硬如铁。这里的阳光雨雪,就像明晃交错的冰火链条,会在你的脸上身上抽出一道道痕迹。这里最稀薄的氧气,如同巨大黑手,会揪住你的神经,侵入你的睡眠,让你呼吸沉沉,心跳钝痛。这里充满神性的雪山,威严高耸云端,恍若神灵居住的的宫阙,会让你不由得心生敬畏,双手合十,行下跪拜大礼。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▲ 那木纳尼雪山

一拐入大北线,更仿佛是离开人世,误闯进某个外星球的洪荒。奔驰在无垠藏北,常常是连开几百公里,都看不见人,看不见一丝生命。天,空出全部纯净;地,敞开整个胸膛。放眼天地,只有我们,只有无止尽的长路。而所谓路,也往往只是前人碾过的车辙印,在草原荒滩中若隐若现、依稀难辨。

行走在这样的旅途,无疑需要格外多忍耐。严寒缺氧,暴烈阳光,突袭风雪,恶劣路况,简陋食宿,还有各种高原反应,接近于无的医疗,颠簸,迷路,陷车,晒伤……在阿里,都是最自然不过的常态。

为此,我和同行者或头疼欲裂过,或彻夜难眠过,甚有一人昏眩在风雪转山的路上。我也意外雪盲,经受过失去光明的恐慌。当一次次面对这些横亘于前的艰难,不能不想起那一句再应景不过的话语:身体下地狱,灵魂上天堂。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 

▲ 札达土林

那一错再错的风情

但,阿里的灵魂,又有我所不曾预想到的温柔与宽慈。大概没有任何一条旅行线路,能像阿里大北线这样,一路穿行过如此多的动人湖泊。倘若不是亲身走过,如何想象,这样一块风干苍茫的高地,会是我国湖泊最多的区域,藏有大大小小1500多个美丽湖泊,被地质界誉为“藏北湖区”。

从阿里首府狮泉河向北行进,就走进了“湖泊之国”。千里无人的荒原,冷不丁视野里就会撞进一面面宝石般斑斓的湖水。江臧错、仁青休布错、扎日南木错、当惹雍错、当穹错、色林错……这些遗世孤立的湖泊,每一座都深藏在极难抵达的荒原深处。超高海拔、迢迢远路,让她们的美仿佛不属于人世,甚至从不为世人所知。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 

▲ 圣湖玛旁雍错

她们就像一朵朵水莲花,在神秘的雪山深谷中幽然绽放;又像一个个气质各异,飘渺出尘的仙女,你有多少柔情遐想,她们便有多少风情万种。

她们海市蜃楼般,悬浮于地平线的尽头,蓝极了。静候有缘人的抵达,奉上澄澈的天光湖水,温柔洗去满身尘色。

藏人管湖泊叫“错”。当藏北大地的一路湖泊,目不暇接,“一错再错”地从灵魂刷刷掠过,我想没有人不由衷觉得,为之再艰难的跋涉,亦是值得。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▲ 藏北野驴

最后的天堂净地

最是野性的阿里,让我感受到的,却是这最温柔的抚慰。除了柔波般直荡到心底的湖水,这里的人们,饱经苦难,却心怀虔诚信仰。这里的白云,低得伸手可及,乳白柔软,蓄满诗意地漂浮于大地。这里的动物,野性十足,肆意奔跑在原野,激扬尘土,无拘无束。它们让你相信,大自然才是这里的唯一主人;相信这世间,还有一些纯粹与美好,会永远存在。

于是行走在阿里——这片藏地之巅的最后净地,就像是进行了一场与大地、神灵、自我的对话。纯净天地,思绪一路肆意疯长,感叹自然的伟大,感慨岁月的沧桑,感染着野生动物的灵性,也感动于生命禁区人类的苦难与伟大。而自己苦苦执着的那些人与事、得与失,又是多么微不足道的分量。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 

▲ 藏北牧民

这样的一段旅程,朝向天地,也朝向自己的内心。在漫长人生中,它也许只是短暂一瞬,却仿佛生命最接近本质的时刻。漫长旅途终要停下,颠沛旅人终会回归,但神山圣湖前刹那的放飞,在走出荒原的日子,成了照亮我漫漫长路的一种永恒。

走过阿里,心中闪烁着阿里,闪烁着那雪山之巅的光影、空莽野性的天地、“一错再错”的风情。感谢上天,让我在最好的年华,走过最美的阿里。

回望阿里,回望似水年华,一路走过的足迹,散落在荒原雪地,早已了无痕迹。但我想,被我埋在海拔5700米卓玛拉山口的,我们的爱与青春,会伴着五色经幡,在天上迎风吹动,永无止息。

 

云端大梦,天上阿里

 

我们的爱与青春,会伴着五色经幡

在天上迎风吹动,永无止息

标签: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