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2016年08月31日 旅游资讯 野蛮的卡农先生 暂无评论 阅读 602 次
  

雪绒藏布。几天前朋友提到她,没想到今日来到了这片土地。过了墨竹工卡县城,告别了拉萨河,就到了雪绒藏布河谷。沿着河谷一路而上,前方景色顺着远山峡谷渐入视野,颇有神秘之相。据说,在远山看不见的地方,就是西藏最大的天葬台所在地直贡梯寺,也是雪绒藏布开始的地方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漫山(满山)的红草堆随着河谷两旁的山峦起起伏伏到很远的地方。当清晨的第一束光从山顶那边穿过来,红草堆就有了不一样的颜色。枯树枝和牛粪做围墙,小房子的烟囱直冒青烟,如一层幔纱盖在了河谷之上。阳光缭绕其间,红草堆中的房子变得若隐若现,不再清晰,那是我从来没有见过的秋天景象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车身在土路上起起伏伏,后面扬起了一片尘土,就像带起了一路舞蹈。我捂住了嘴,看着那些被干牛粪堆砌起来的围墙,倒有了涂鸦的模样,很恶心也很迷人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仅有的小卖部是由木材堆砌起来的小房子,中间只露了一个小方块脸,那是售货窗口。里面什么都有,比如饮料汽水方便面等等。我站在小卖部窗口,雪绒藏布就在旁边,听着她的声音,视线顺着麦田和红草堆能看到很远很偏的地方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秋后的麦田就在公路旁,被枯树枝围起来了。耕牛就在里面悠闲着,四处张望,有时候一动不动,我是分不清它们是在闲步觅食,还是刻意装饰这份秋?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从村庄经过,村民会毫不掩饰地看着你、望着你,眼睛眨都不眨一下。我一本正经儿的从他们面前走过,用力所能及的乐观语调向他们问好。彼此语言虽不相通,用手势和微笑支撑起来的场面却总是那么愉快舒畅的。这是一个看不到四川人家的地方。我在想,若是换了冬天,下起了雪,这些该是童话了。沿着村庄和枯树枝围起来的麦田一溜土路,原始的村庄和黑色的枯树枝配上雪,该是银装素裹,也一定只能在素描画或童话世界里找到。我这么想象着,藏族女孩说,冬天下雪,很冷很漂亮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若不是一直听着她的声音,我大概因眼前的景色忘了雪绒藏布的存在。此行,我是奔她而来的。一路欢腾,她在红草堆山岭河谷之间任意弯曲。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有这个名字,诗一样的名字。或许,这个名字本来就只属于她。我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冲她叫吼,那一刻是远方,无限的远,无限的近。山有山峦的寂静,河有河流的洒脱,悠悠山谷、天地长河,那是一种长河落日之势,那是一份世外桃源的景象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远远的,远远的我就看见了那些红墙庙宇。盘山而建的直贡梯寺犹如错落有致的巢穴,依稀能看出当年18万教众之势。干净的红墙与红草堆互相衬映着,画里画外轻轻点缀着,层林尽染是人家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登高而望,秋后翻新的青稞地变成了灰色、浅色、墨色、秋黄,一块拼着一块,像个涂鸦的画盘。在画盘上零散的分布着几间由牛粪堆砌装饰的房子,素颜朴实。这一定是哪个调皮的女孩画出来的,毫无规则,却是诗情画意,任凭想象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画盘之外,还是雪绒藏布。如果你诵读过多多的《见与不见》,就会感知雪绒藏布真实的模样。你若欢喜,她则欢快;你若悲伤,她则忧伤。

她的模样具备了一切欢喜和伤悲。车辆从远处驶来,身后扬起一身尘土,在山谷红草堆间拉出了一条长长的尘土舞带,弯弯曲曲,随车身驶向了更远的地方。

山谷恢复了平静,雪绒藏布依旧顺着红草堆,不快不慢。清秋长在山谷里,深山却没有锁住秋景之意。我想,这该是古道西风的调子,马儿在红草堆和烟雾微风中,远远的看,是真的“瘦马”,这幅是秋思,是流水人家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日落了,站在半山腰,望着远远的雪山 —— 雪绒藏布开始的地方,骨子里深埋的流浪情结瞬间被激起,真想大歌一曲,沿着河谷而上,朝雪山而去。

欢迎关注【独立摄影】公众号(inphoto2015),一个由卡农先生亲手创建的坚持原创的西藏文化民俗的公益平台。

这篇日记写于2012年秋天,那时的我和现在没有什么区别,像个迷路的孩子,甘愿被西藏的秋天迷醉。

作为藏传佛教直贡噶举派的庭祖,直贡梯寺在历史曾显赫耀眼、光芒四射。即使到了今日,它依旧具备藏传佛教所应有的荣耀和权威;直贡梯寺山上的天葬台是西藏目前最大的天葬台。直贡梯寺位于拉萨市墨竹工卡县门巴乡,是连接藏北草原与拉萨平原的黄金古道,其风景堪称一绝。雪绒藏布作为拉萨河的支流,有着其独特的魅力和诗情画意。

旅游信息:门票15元;山上山下均有住宿;东郊客运站06:00一趟当天往返于直贡梯寺和拉萨之间的大巴,车票40元(好像),以及当地村民面的,往返于门巴与墨竹工卡县之间。

花絮风景欣赏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山中的僧侣就像彩画里最耀眼、最懂得突显主题的点睛之笔,和谐、与世无争。他们代表了简单、快乐和善良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在西藏,寺庙修缮是常有的事情。这些巨大的石块要么用骡子驮上山,要么请村民背上山。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雪绒藏布,我是奔着你的名字来的

出于尊重藏族民俗习惯,我没有拍摄天葬部分,只能用当时正在天空飞翔的秃鹫照片代替了。建议游者尽量不要观看天葬,如果非要看,请不要携带手机、相机等与拍摄有关的器材,请莫近距离观看且保持安静。

标签: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