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2016年08月31日 旅游资讯 旅行乱炖 暂无评论 阅读 630 次
  

“那松软的草质感,调和了坚硬的石头,又令房顶略具缓缓的弧线身段。有的人家将废渔网套在草顶上,大概是防风吧,仿佛妇女的发网,却也添几分俏丽。”这是著名画家吴冠中先生在荣成写生时对海草房的描述。也有人说,海草房就像童话世界里的可爱小房子。其实,它是世代生活在大海边的渔民们的智慧结晶,也是为辛劳的渔民遮风挡雨的家。

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去年冬天,我为了看大天鹅来到荣成的烟墩角,然后我却被那头上长草的一栋栋小房子吸引了。所以在烟墩角,我不仅看了海草房还住了。我投宿的那栋海草房,据说已有70岁的年纪,古朴的青花石,厚拙的青砖,素雅的海草,门窗和房梁都是房主父辈亲手制作,屋里还设计了一个地窖,冬天可以储存蔬菜水果,外面山墙上还镶有“拴马石”以前用来拴牲口。海草房外表粗犷朴拙,其实冬暖夏凉,非常宜居,我特别喜欢睡在海草房里的土炕上,宽敞舒适,十冬腊月不管外面多面寒冷,炕上总是暖烘烘烤地极为舒适。

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海草房是荣成沿海地区的传统民居,砌青砖为墙,苫海草为顶,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,是世界上最具代表性的生态民居之一。在原始石块或砖石块混合垒起的屋墙上,有着高高隆起的屋脊,灰褐色的干海草层层叠压,自然弯曲下垂,苫成50度角的屋顶,酷似人字形,有的用渔网绷紧海草,宛如女人头上的发网。屋脊高耸,远远高于普通的砖瓦房。

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外面山墙上还镶有“拴马石”以前用来拴牲口。

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为了这些海草房,在这炎炎夏日我又来到荣成,这次到的是东楮岛村。

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我走在斑驳的青石小巷,仿佛行走在岁月的长廊里,一排排海草房沉默的矗立着,仿佛饱经沧桑的老人,淡然的看着来来往往的日子和旅人。岁月在这些海草房身上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,抚摸着青石墙的拴马石,让人忍不住回想起那一段流逝的光景,注视着山墙上的黑板报和标语,仿佛可以进入那一个狂热的时代。这些历史的痕迹,为我们后来人提供了复原那些遥远岁月的线索,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,海草房就是一部岁月的见证者。

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与城市中那各色欧美风格的建筑相比,东楮岛村原生态的海草房,无论是造型、颜色还是布局和风格都充满了独特的情趣。看一眼那渔家院子,立即给人以方稳和厚重的感觉。大块石头砌成粗犷的墙,选材是随方就圆,因之墙面纹样规则中还具灵活性,寓朴于美,谱出了方、圆、横、斜、大、小、曲、直石头的交响乐。三角形的大山墙在方形院子的整体基调中画出了丰富的几何变化,它肩负着房盖上外覆的一层厚厚的草顶。那种藻类海草以松软的草质感,调和了坚硬的石头,又令房顶略具缓缓的弧线身段。

到荣成,看头上长草的房子

海草房一直是荣成沿海民居的首选,是荣成沿海极其古老的民居标本。它与这里的人类繁衍、自然变化、社会变迁、朝代更替有直接的关系,与荣成的政治、经济、文化、海防、城乡建设等发展密不可分。每一栋海草房都有一些鲜为人知的生动故事,每一栋海草房都是一段荣成居民居住生活历史的见证。

标签:

给我留言

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留言!